海欣股份和南华生物董事会哗变背后的湖南国资警示

股市阴晴不定,给许多投资人带来心情的波动。但是,海欣股份和南华生物的股民们情绪却很平静如初,绝望如初,从 2017 年一直延续到今天。

海欣股份自 2017 年 1 月的12. 91 每股跌至今日的 8 元左右, 3 年内股价暴跌近40%。

南华生物自 2018 年 1 月的25. 84 跌至今日的7. 26 左右, 2 年多内股价暴跌幅度高达71.9%。

平心而论,故事概念和基本面并不差的两个上市企业,何以走到了今天,自然耐人寻味。

风起于频繁任性的人事变动

作为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湖南财信金控)旗下企业,挟雄厚之资产与众多投资人之期望,又何以沦落到一路衰败如斯?

寻丝觅迹,时间的节点很容易定格在 2017 年。命运的转盘,在这一天似乎已然开启了海欣与南华生物的多舛命运模式。这一年,也正是海欣股份及南华生物的国资大股东新任董事长上任之时。

2017 年 4 月,湖南财信金控董事长之席由湖南财政厅下派的胡贺波出任。

作为空降而来最高负责人,以公众之理解,当肩负着使命,怀着国资委对湖南财信金控更新更超前的经营理念而来的。是否如此,市场自有检测之道。

综合各方资料,胡贺波,男,汉族, 1973 年 5 月生,湖南华容人, 1994 年 6 月参加工作, 2007 年 10 月任湖南省财政厅预算处副处长; 2009 年 5 月任湖南省资产评估管理中心正处级干部兼省财政厅预算处副处长; 2011 年 7 月任湖南省财政厅预算处处长; 2015 年 11 月任湖南省财政厅副巡视员兼预算处处长; 2016 年 5 月- 2017 年 4 月,任湖南省财政厅副厅长、党组成员; 2017 年 4 月,任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长长的履历,是官场的逐级成长。凭心而论,从政资历足够了,如果用之于资本圈,却又让人颇觉欠缺了市场对战部分的阅历。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胡贺波的上任开始逐步波及到湖南财信金控旗下的海欣股份和南华生物。

2016 年,来自深圳凝瑞的孟文波出任海欣股份董事长; 2018 年 7 月,不满两年也未到任期,孟文波请辞; 2019 年 2 月,来自湖南财信下属的财富证券党委委员、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皮展出任海欣股份的董事长,但是在 2020 年 1 月份换届的时候没有续任,改由湖南财信下属的湖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湖南省长株潭试验区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董事长费敏华出任海欣股份的董事长。

短短四年时间,海欣股份董事长走马灯似的换了一轮。

想来,这些董事长人选,都应有一定想法的,也会体现在日常的管理与规划当中。然而,萧规不能曹随之弊,在任何公司都是存在的,海欣股份殊难例外。不过,海欣股份又哪经得起这般频繁变换车道。

无独有偶,同为湖南国资委执掌下的南华生物,高管层同样为人事地震所波及。

2018 年 8 月 8 日,董事长换届,石磊告别,向双林接替;不过,向双林坚持到 2019 年 4 月 29 就不愿意再干,此时沿不足一年; 2019 年 5 月 22 日,金文权任董事长,由向双林任总经理。而这样的组合,仍不能挽向双林之心,终于在 2020 年 2 月 15 辞职而去。

没人能评估管理层更换带来怎样的地震效果,以及经营转向的可能的艰难处境。但直接的反应,已然产生。

海欣股份,董事长三次离任,引发董事会人事结构的失衡。在第九届董事会共 9 票,湖南财信原委派 5 票, 2020 年 1 月董事会换届湖南方面损失 2 票,变为 3 票,而总裁(非独立董事)应政变换阵营,成其他股东(深圳华联)委派的代表。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南华生物。原董事长变总经理,总经理未到期就离任,董事会 7 票变 6 票,引发3: 3 投票局面,最终导致大股东提案无法通过。

无疑,这是国资话语权的丧失,间接就是国资的变相流失。

与上述高层管理者换职或者离职相对应的,是海欣股份、南华生物在资本市场上颇为惨烈的时光,以及广大投资者心碎的几年。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